字体
关灯
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
第2章 差点成为气运之子的人

楚元在清竹峰已经呆了有五十年,凡尘之事早已斩断,现在唯一能沾点亲缘的人,细细盘算,也就只有清竹峰的现任峰主。

但峰主也是甩手掌柜,传了自己【水墨经】后,也就不管自己,任自己自由发挥。

所以凭空添一个师妹在侧,就楚元本人来说,是极好的,

嗯,是有点好处的。

他看了看剩下不多,需要清理的药园,再看看坐在摇椅上,悠闲颐指气使的那位管事,心中免不得冒出一个念头:

至少也有人打个下手了不是。

他有想过,阻止峰主添新人,毕竟一番举动肯定会引发变动,不怕一万就怕万一,要是这小小的蝴蝶扇翅,造成了巨大变动,那就不美了。

至于入门必备的查验魂魄,排查魔种,清理咒蛊等一应手段,却不需要楚元去烦恼,

既然峰主敢收这个徒弟,自然已经有了完全的准备,

就算真被人下了手段,那肯定,嗯,八成也是峰主自己不放心,暗中下的黑手。

不过有时候楚元都在想,他呆在清竹峰这么多年了,自己有没有被峰主暗中下了什么手段?

不得已,只能每日三省。

话说回来,楚元摸了摸下巴,暂时可以把这位师妹当做一位人形法宝,不管是外派去做任务还是在自家峰脉上干活,都要比自己抛头露面安全。

反正女修在外,同门师兄弟都会比较宽容,只要不刻意招揽仇恨,一般来说,不会发生【“你瞅啥?”“瞅你咋地?”】的这种情况,

只会发生【“小姐姐你真好看!”“滚!”“好嘞!”】这种快乐的对话,

哎,大多数情况下,现实就是这么骨感。

而且就算真应了那零点二的意外,发生了点冲突,自然也有峰主去烦恼,反正火不会烧到自己头上,

啧,就很淡定。

这般一想,楚元顿觉,清竹峰上来了个师妹,自己未来的日子也不算太坏。

等他拔完草,飞回清竹峰后,张望一番,并未发现有何不妥,刚准备回自家房里待着,就听一声呼喊炸响在自己耳边:

“楚元,今日是你师妹入门的大日子,非要挑这个日子去做任务吗?”

“还是害怕师妹比你优秀,丢了脸?”

楚元暗道糟糕,一般来说,若是长辈正经地直呼小辈大名,那这小辈八成就要倒霉了,

现在峰主语气不善,等下恐怕难顶。

他眼珠一转,一条条信息又重回脑海,

说起来,峰主收徒之事确实定在这两日,但具体时间他又没告诉自己,

而虽然这次拔草任务的奖励不多,但却是一段连环任务的收尾,若自己不去做,反而容易让人怀疑与注意,

没想到峰主专挑这个时候下手,

只能说他是有备而来,来骗,来偷袭……

咳咳,反正他都这么说了,等下自己怕是要被坑。

思绪纷乱中,楚元咬咬牙,不去应这事,反而呼喊道:“峰主莫急,这便来也!”

脚下也不迟疑,青光一闪,便飞速朝峰主所在的阁楼飞去。

楚元轻轻地落在殿门口,理了理衣衫,不失礼仪地缓步进入,

刚入大厅,就见峰主坐在高台上,一双眼睛盯着自己,似笑非笑。

台下一名十一二岁的女童,穿着一件淡黄色的云裙站在一侧,头上两枚头发裹成了丸子,正低头背对着自己,

想来便是师妹无疑了。

楚元也不辩解,立刻高呼:“恭喜峰主喜获高徒,清竹峰千古!”

台上许峰主点点头,道:

“你倒是很有见识,一进门就能发现陌璇不凡,望气术这门功课,倒是没落下。”

啊?

楚元一愣,他这刚进门,满脑子都想着这峰主又在搞什么幺蛾子,生怕应对不好,被指些奇怪的差事,哪有什么机会和时间去施展望气术?

单纯担心被整,进门先表个态,说说好话罢了。

但既然峰主提到了“气运”,他也不由双目一凝,朝这位【陌璇】望去,

这不看不知道,一看之下,倒是真的吓了一跳。

一般来说,福德气运不会影响个人的修行与参悟,但在运途生活中,乃至寻找机缘和宝贝时,却是十分有用。

凡间所说,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读书,便很好的诠释了气运的作用。

修行者也是如此。

如果一个人的气运未尽,便是如何设下圈套,如何陷入绝境,他总能逢凶化吉,怎么杀也杀不死。

不过消耗一些气运罢了。

除非说要杀他的人,拥有绝对的实力,

例如天空中出现一只巨大的手指,缓缓指下,连带此人的气运和性命一起抹杀,

或者被现任天庭之主下令抹杀等等,方才有用。

简单来说,气运从低到高又分五色,白青黄红紫,眼前的便宜师妹,正是紫如葡萄,墨如桑葚,仅仅有零点几成的红气流转在其中,

果然是大气运者,要是她气运再盛两成,称为气运之子也不为过。

怪不得峰主铁了心要收回来,这种气运,抛开资质不谈,也是能上天庭的人物,

想来峰主说服掌门,将此女收来清竹峰,应该也花费了不小的代价吧?

emmm,也不一定,

他完全可以用【其他峰收了很多弟子,但这么多年了,清竹峰就一个门人】的“合理”理由说服掌门。

楚元甚至能脑补出,一众峰主和掌门能绿得发青的脸——

合着你小子一直不收徒弟,是在这等着了是吧?

他倒是很快便恢复了神情,或者说表演完了【看见如此气运后,普通门人应该有的反应】。

但随后立刻联想到了自己,不禁悲从中来。

依稀记得入门的时候,自己的气运不过青色,现在在门中待了这么多年,也不过染了几缕黄色,

真是,人比人,气死人。

决定了,以后有什么挑选功法,盲盒开奖等事情,都让师妹去做吧。

峰主见楚元表现的很老实,不由点点头,道:

“既然你已晓得个中缘由,那便多与你师姐多多交流,传给你的【水墨经】也为你师姐讲讲。

本峰平日日理万机,不太有时间为其指导,

你在清竹峰修行了几十年,一点粗浅的道理怕是难不倒你,

就这样定了。”

楚元不由心中撇撇嘴,暗道:

平日不是看你闭关就是神隐,哪里在管事,哪里忙了?

当初我上山住的房子,都是自己一根一根木头做的。

教导我的时候当个甩手掌柜,【这本书给你了,你要好好学习】,人就不见了,要不是我悟性不错,修为进度还算可以,

要是真指望你教,这几十年怕是毛都修不出来。

现在找了这么个气运紫人,结果还是出工不出力。

怪不得之前就在抓自己把柄,原来就是为了合理甩锅。

得得得,胳膊拧不过大腿,看来以后教导师姐的工作……

等会,

师姐?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