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
第40章 别说是我说的

四海龙王虽不在天庭任职,但领的却是正神神位,同地府阎君平级。

且老祖龙和黑帝还是亲密好战友,现在四海龙王仗着亲缘关系,也颇得黑帝器重,允他们在下界开府,几乎等于裂地封王。

貌似就青帝的妖庭还有此殊荣,其他的几位,好像在凡间没有类似的机构。

也正因为龙族几乎是半自治的状态,再加上海洋广阔,其中物产丰富,又有各类海族依附,可谓十分昌盛。

直观点来说,就是现在龙宫入口的排场,比天空中的万仙来朝,还要宏大。

北海龙宫在北洲西南角,海面上并无任何建筑,但排方列阵的虾兵蟹将足有十万之众,且气息凝实,至少都是在聚神境的修为。

虽说这么多兵卒,也就是知微修士两巴掌的事儿,但就这么从远处观看,那是旌旗蔽日,甲光鳞鳞,黑压压的一片,说不出的威武庄重。

等到水脉车队到了近前,十万虾兵蟹将齐齐怒喝,十几条知微境真龙破水而出,云从雾兴,水幕重重,列在两侧,夹道欢迎。

紧接着,又有数千条蛟龙紧随其后,腾出水面,随后化为带龙角的人形,立在巨龙们的后方。

这些蛟龙修为至少都在祈世境,多数带有龙族血统,是龙族与其他生灵通婚而来,因此地位略低,但也可以通过战功晋升,比那些无所作为的正统龙族,地位低不了多少。

除此以外,龙族内还有其他晋升机制,如鲤鱼跃龙门等,不一而述。

此时此刻,海面上有十万虾兵蟹将,天空中有数千蛟龙和十几条真龙,齐齐释放各自的气势威压,当真壮观。

莫说是飞车中的陈陌璇和紧张地拉着她衣袖的张诗汶,便是在外护持的祈世修士,也是略感目眩。

有水脉修士不由感慨:

“龙族作为水脉顶梁,随随便便就能拿出这么多祈世境的蛟龙,当真是我水脉之福啊。”

也有水脉弟子不服:

“我们仙门不过盘踞一处仙山,才多大?龙宫囊括大海,又有多大?

再说,仙门只收人族,他们只要是水族就来者不拒,要比的话,就该和所有仙门加起来比。”

还有修士很是满意:

“不过是一宴会,居然请出这么多高手欢迎,可见我水脉仙门的排面。”

陈陌璇来龙宫之前,听了楚元的建议,恶补了一下龙宫的知识,也对龙族有了一些了解。

龙族强盛,在整体上只比人族差,比妖庭强了不知多少。

对比起来的话,人族占了五洲几乎所有平原和大部分山地,龙族占了四海之水和洲陆上的水域。

妖族则几乎蜷缩在东洲的最东面,将东洲一分为二和人族共治,其他洲陆上的山区,也有零星的妖族聚集地。

有些有天庭背景,如之前收“过路费”的那帮妖修,日子还算过得去。

有些则没有天庭庇佑,时常被围追堵截,当材料和晚餐,就有点惨。

不过几乎有灵之物都可开智成妖,所以剿了这么多年的散妖,时不时还是会冒出来几个。

龙族水域得天独厚,几乎不与人有争执,在洲陆上的所有龙族,又都得了天庭御令,统管风雨,更是无人打搅。

再加上水中生物多如牛毛,水中生灵修成妖,要是愿意归附龙族,立刻原地飞升,要是不愿,立刻原地升天。

这也导致龙族下属打手众多,到后来,甚至要择优上岗。

为了当龙族的洗脚婢,水生生灵也是操碎了心。

不过,水生妖怪只要不作乱,再扯一扯龙族的皮的话,多数修士还是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可比无名妖修好得多了。

人口多,土地广,还有上升途径,这导致龙族的活力一直很稳定,虽然得抽空平定水中危难和邪祟,但是积累的财富却远比任何仙门都要多。

陈陌璇一阵感慨,可这样强盛的龙族,也是匍匐在天庭的威严下,如无缘由,不得御令,终生不得离开封地千里的范围。

这也才有了龙入大海的俗语,意思是说,陆上江湖里的龙都憋屈的很,只有到了海里,才有一展筋骨的条件,当然也不是绝对。

对比一下,仙门虽没那么强盛,但好歹相对自由,就算天云门管的那么严,只要你登记造册,约定回转时间,也是随你出门游历。

正想着,海面上忽然狂风大作,波涛四起,海水忽然分成两半,将两侧的十万虾兵蟹将分成两处。

天上的真龙和蛟龙同时吟啸,一时黑天蔽日,风雨大作。

朝下一看,本来还清蓝通透的海水,此时已是黑漆漆一片,深不见底。

陈陌璇望着下方墨色幽深,非但没有恐惧,反倒有一种感悟在心中升起。

【水无常形】。

便是宏伟如海,也可变云化雾,驱雷掣电,更可以硬生生分开海面,生出一条道路。

天晴就蔚蓝平静,天雨就幽深涌动。

一时,她竟然感觉自己的竟差点进入了顿悟状态。

不行,如果在这里顿悟,指不定就要突破境界,那气息可不太好模拟,要是被人发现端倪可不好。

她使劲咬了咬舌尖,强行将自己从这种状态下脱离出来,心中却把这次的感觉记住,等回来清竹峰,再悟不迟。

门中长老们却波澜不惊,此时海水被分成了两半,两侧海水被法力阻挡,中间留出了巨大的空档。

他们一边鱼贯而下,一边指挥着飞车朝下飞去,诸多仙门则有条不紊地依次按着顺序不停向下。

张诗汶此时已紧张得手心发汗。

随着飞车往下,光线越是暗淡,要不是修士眼力极好,加上周围修士的神光不灭,怕是早已看不见外物。

她瞥了瞥外边漆黑的海水,又看了看脸色如常的陈师姐,不由小声问道:

“师姐师姐,我们还要走多久啊,龙宫下面也是乌漆嘛黑的吗?

我听别人说,龙族好像用的是一种叫【言灵】的法术,刚刚它们长啸就是在施法,让大海听命分开。

还有,据说龙族都是心理脆弱的变态,平时的化身光鲜亮丽,但实际上本体个个都奇形怪状。

对了,据说每条龙的眼睛里都养着动物,有狮子有老虎的,不要和他们对视!

还有幼龙特别喜欢抢自己嫂子,不管哥哥对他有多好!

啊,可别说是我说的……”

这些话,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呢。

陈陌璇终于脸红,还好在漆黑的水下,看得不分明。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