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
第72章 出发吧!

姜凤歌比秦清璃还小两岁,现在已是明我七层的修为,为人如寒冬之冰,又如出鞘利剑,深得金脉杀伐一道的真传。

一身实力修为,远压同期金脉的其他弟子,连白帝大本营西洲,也选不出几个能和她碰一碰的,当真是金脉的宝贝疙瘩。

虽说金脉和水脉交好,但就像水脉内部一样,不可能全都一团和气,总得分个远近亲疏。

不过不知为何,金瑞城和天云门的关系却是比其他门派的关系,都要亲近。

得益于成,秦清璃才有机会和姜凤歌相遇,一番结交,倒是成了好友,不过却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在外人看来,秦清璃一个水脉仙子,温情似水,虽明理明事,待人和善,但总是不知道她在想什么。

而姜凤歌则不一样,光看她脸,你就知道,这人不能惹,再瞪你一眼,更是如堕冰窖。

而且姜凤歌的战力也是惊人,越级战斗实属平常,曾在聚神二层,斗败四个聚神五层的修士围攻,又在聚神九层,战败了明我一层的一位金脉修士。

明我境以后,不用外力,想要击败高一个大境界的正常对手,四个字,绝无可能!

也就是说,不翻大境界,不用法宝外力,能越级战斗的最后一个境界,就是聚神境。

而她,做到了。

这还只是她聚神阶段的实力,现在已经是明我七层,比秦清璃的实际境界还要高一分,几乎做到了北洲长生以下第一人。

可两年前,这据说只是【聚神四重】的刘师弟,在一家飞舟仙市中,路遇如此凶名的冰美人,竟想要一亲芳泽,结果被人家一剑捅穿,传为笑柄。

但这事儿怎么看怎么怪异。

按秦清璃所想,姓刘的可能是故意在飞舟仙市里挑衅,换其他地方,以小金子的性格,不搅碎他的脑仁,那都不姓姜。

但也不排除被人下了手段,当了枪使。

从两年前开始,清雨派就开始遣人,寻求天云门的帮助。

那时楚元的炸弹人还没研制成功,秦清璃也从善如流,既不拒绝,也不答应,先禀告了徐方吕,再慢慢打探消息。

等她与师尊相商后,觉得这事儿不是冲她来,就是冲着姜凤歌去的,但如此捕风捉影的事儿,也不能明着拒绝。

再说,既然有人已经把主意打到了她头上,被动防御总是吃亏,所以徐方吕便让她主动出击。

这份决断,倒是让秦清璃想到了先前,在蜃虚幻境里的体悟,事情发展于微末时,如果有所察觉,一定要将之扼杀在摇篮。

师尊的做法,倒和楚师弟所说几乎一样。

如今,楚元的炸弹人已经做好,正好被她取走了一枚祈世境的炸弹,如果有机会,倒是可以试试。

以楚师弟那抠门的心态,估计都不肯用来测试,正好让来帮他用用,用完再让他重新做一个。

嗯,到时候,可不能用炸弹人的化形之法,就说是师尊给的火雷。

大体方向和流程已经敲定,但某些细节还是要试探试探,于是秦清璃又道:

“张师兄与一应师弟妹长途跋涉,想来也累了,不如先在天云门住上几日。

正好我们门中也好安排出行章程,七日后,等一切妥当,再与我们同去。

张师兄你意下如何?”

秦清璃的用意很简单,前几次他们过来,都是无功而返,但天云门也让他们住宿了几日。

现在再留他们在门中住宿,等于朝外界传信假言,说他们这次还是没有成功。

如果这五人中有内鬼,大概率会趁机发消息,提醒暗中之人做好准备。

可是内鬼如果敢在天云门中发讯符,那必然会被门内知晓。

到时候启动大阵,将讯符拦下,等于坐实阴谋,一番抽魂拷打下来,可以将事情变得更简单。

要是这内鬼忍得住,或者就没有内鬼,天云门突然出发,也会打黑手一个措手不及,让他们的一些布置失效。

毕竟他们不可能一直潜伏在宗门附近,肯定是得了讯息才会开始下手。

这样一来,正如一清厚岩宗一战一样,我方准备充分,敌手仓促应战,甚至因为事出突然,不会在敌人选定的地界战斗,胜率更高个好几成。

但也不一定,还是不排除敌人有其他的手段,得走一步看一步。

于是几日后,明面上已是聚神二层的楚元同志,在又一次冗长的誓师大会开完后,伙同六七位弟子,在刘长老同另外两位祈世境修士的带领下,踏上了前往沃野山的行程。

这次宗门大会的配置也一样,就是没有领队。

而且与上次不同,或者说刚好相反的是,楚元站在了台前,而陈陌璇则在台下为他鼓掌。

暴露在大众视野下,楚元简直是各种不适应,

浑身的骨头都散发出想要找个地方躲起来的冲动,但又不得不扮演出一张,【为宗门效力】的坚毅面庞。

三个时辰的拷打,说短不短,说长,大概有几十年那么长。

等各个领导讲完话,楚元才低头瞧了瞧,挂在胸口,写着【炼丹大会交流人才】的绶带,跟着一众弟子步入了飞车之内。

朝窗口朝外一望,自家师妹在轻轻小幅度的挥手,融入人群中,并不显眼。

还来不及看她的表情,飞车就是一动,在几位祈世境长老的护持下,化作一道流光,飞离了天云门。

飞车内,除了他,还坐着另外六位弟子,三男三女,都在聚神境,大致在一到五层左右。

七人乘坐,尚显宽敞。

有一个弟子打量几番,发现楚元后,好奇问道:

“这位师兄也在丹道一途上有浸淫?但我在鼎逸阁丹房却未曾见过阁下,却不知道是在哪炼丹?”

楚元心中白了他一眼,心道屁话真多,但面上微笑,自贬道:

“哪里哪里,不过是师从我们清竹峰峰主,学艺不精,怎么敢去各位妙手前丢脸?

咱们峰脉人丁稀薄,倒是有一个小型丹房,所以门主怜悯我们峰脉不怎么见过世面,特意给的特定席位,让我涨涨见识而已。

真要在丹会上出彩,还是要仰仗诸位的手段。”

呵呵,不信你可以亲自去问门主。

随后又应对了这名弟子的几个问题,他见问不出楚元什么东西,也就住嘴不言。

等飞车快到沃野山时,楚元某只传讯人传来异动,等他一查探,才发现,原来是秦清璃的传讯来了。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