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
第74章 红隼剑阵

十二位祈世修士,已盯上了急速飞行中的飞车。

“老大,他们刻意操控飞车,转了一点小弧度,看似是在躲避山脉,但大概率是发现了我们。”

一贼眉鼠眼的男子,朝另一个颇有气势的男子传音道。

被称为老大的人点点头,吩咐道:

“准备好了,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,正是伏击的好时机。

按之前的安排,各自占据方位……

好,好,再靠近点……

差不多……

就是现在!”

“红隼剑阵!”这老大手掌一握,十一道传音便传给了各个属下。

一时间,在天云门和清雨派人周围二十里的范围,共计十二个角,每个角都漂浮起了一把血红的长剑。

每把剑上凶光闪闪,说不出的阴鸷,彼此气息相互勾连,刹那间将天地封锁。

十二位祈世修士借来的天地之力,居然被这剑阵连通起来,形成一个极强的场域。

苏达秉和吕长老感受到漫天的红光,也是一愣,没想到敌人这么快就动手了。

前者立刻取出一件法宝,荡开红隼剑阵借天地之力勾来的场域,大声道:

“何方宵小,竟敢偷袭我黑帝道统,不要命了吗?”

那老大并不回应,也不劝降,委托者已提供了苏达秉和吕德的信息,这两人可谓石头性子,再如何劝说也没有作用。

至于偷袭你黑帝一脉?

呵呵,还不是你们水脉自己内斗在先?

再说了,就算你提了黑帝又如何,老子到现在杀了不知道多少五脉正统修士,也没见天庭杀我啊?

阵法一催动,那十二把血剑之上,竟然各自分出数十道剑光,汇在一起,在苏达秉眼中,只见数百道剑光,聚成了一道红色河流,竟蜿蜒着朝他们攻来。

“小心!”吕长老大吼一声,手中宝塔一托,撞散了百来道剑光。

苏达秉也不敢大意,取出一颗宝珠,宝珠脱手而出,悬浮在半空,散发出一阵幽蓝光芒,将袭击来的剩余剑光全都定住,半分不得动弹。

来袭者的老大波澜不惊,心道不愧是五脉正统,宝物就是厉害,换成其他祈世同道,红隼剑阵的剑光一起,只能当场饮恨。

不过他也不急,口中继续命令道:

“宝德,流卿,你们暗中看着,一旦他们露出破绽,立刻用追魂钉偷袭,其余的,先用法宝朝里砸,咱们有剑阵加持,不怕损耗,只要在两日内解决战斗,就算圆满。”

刚刚那位贼眉鼠眼的修士闻言,立即解开背上剑盘,“刷刷刷”,十六把飞剑便从中冲出。

他一边遥控飞剑斩杀敌人,一边对首领传音道:

“老大,这般轰击下,有没有可能误伤到目标?要是砸了牌子……”

这老大冷哼一声,道:

“命重要还是牌子和面皮重要?便是杀了,也就杀了,反正钱已经到手,咱们只要出了力,他还能说啥?

再说了,按雇主提供的情报,天云门的飞车可是坚固的很,就是我们全力攻打,估计都要半个时辰才能破防。

至于清雨派的弟子,已经没有了作用,死了就死了。”

“是,遵命,老大!”贼眉鼠眼的修士快速点头,再看向苏达秉二人时,目光中已是全然狠辣。

苏、吕二人刚制住剑阵发出的剑光,又见各个方位又闪起五颜六色的光芒,知道是敌人祭起了法宝,赶紧大喝道:

“小心,敌人加大力度了,几位师侄护持好自己!”

秦清璃倒未觉得有什么怕的,天云门飞车经过加固,虽然速度较慢,但几乎等于一座小型堡垒,一时半会可攻不进来。

至于清雨派的几个弟子……

还是得救。

虽说他们有点蠢,被人当了枪使都不晓得,而且胆子也是大,清雨派没派任何长老护持,就敢随处乱跑,也不知道是真不怕死还是蠢的。

秦清璃趁敌人的法宝还没飞过来,赶紧打开了一道门缝,呼唤道:

“各位,速速到飞车上避难!”

张世严正准备掀开盖子,飞入车厢,可另一个弟子赶忙道不可。

他认为,这伙人明显是朝着天云门的人来的,他们清雨派只要凭借飞盘的极速,未必逃不掉。

如果上了飞车,那可是走都走不掉了。

他的意思很明确,天云门就两位长老,怎么和别人十二位有剑阵加持的敌人一战?

赶紧明哲保身!

然后,清雨派的弟子们陷入了争吵,看得秦清璃一阵无语。

由此及彼,她不由觉得,那个所谓的刘师弟,不会并不是遭了算计,而真是因为对小金子见色起意,才遭了重创吧?

真够傻的。

不过战局瞬息万变,可不容他们起内讧。

苏,吕二长老,见法宝众多,也厉喝一声,再祭出一只水罩,各自叩在头顶,两人一个操控宝塔,一个架起一枚飞刀,竟与来袭的十数法宝斗得有来有回,一时不见颓势。

有些零星的攻击,落在秦清璃的飞车上,也造不成任何损害,只“当啷”一声,就被震开,无功而返。

但清雨派的飞盘就没这样的好运了,一个来犯之人久攻不下,一时气急败坏,早就想杀两个人泄泄火。

瞧着躲在一旁的飞盘,也是目光一闪,他的法宝几个起落,就躲开了苏、吕二人的范围,朝着飞盘杀去。

清雨派的弟子正在争论,究竟是该不该上飞车,可眼见一道法宝飞来,也是慌了神。

眼见入飞车已是来不及,赶紧催动飞盘,想要离开这是非之地。

可飞盘再快,也是几个聚神境的修士在操控,哪里逃得过祈世修士的法宝追杀?

就算能躲过一时,四周的剑阵竖立,哪能给他们机会逃亡?

横竖不过早死晚死的差别。

还好,某几个反对进飞车的弟子,再也不需要用他们萎缩的脑瓜仁,去想这些问题了——

那黄金飞刀,只一瞬,就将清雨派的飞盘横腰斩断,连带内部的五位聚神弟子,也是一并剪除。

一群修行了几十年的修士,凡人只能仰望的修士,就这样,如韭菜一般,被人从中割断。

飞盘被毁,再无力滞空,两半身体,一左一右,连带着尚且不可置信的几人,从天空落下,砸向了地面。

秦清璃朝下方瞧了瞧,他们前往金瑞城赔礼道歉,应该还有宝材在身上,有机会可以薅过来。

就是可惜了张世严,除了境界较低,为人处世和决断也都属上乘,假以时日,不见得没有建树。

可现在,居然被门人拖了后腿,化成了飞灰。

随后不由想到了楚元,怪不得楚师弟一直不愿和外人有交集,果然是【不怕神一样的对手,就怕猪一样的队友】。

如果是楚师弟在飞盘上,估计第一时间就来我这了吧?

要真这样,肯定要给他出点条件,随我拿捏。

旋即又眉眼一弯:

我在想什么,换成楚师弟,怕是根本不可能被当枪使,哪会傻乎乎的,送了自己的小命?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