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
第97章 阴暗扭曲的爬行

巨舟比天云门的飞车要快上一倍左右,经过十数日的奔波,已来到了茫茫大海之上,破云逐日。

不过此舟体型巨大,驱动起来颇费灵石,可这点损耗,在龙宫,乃至金瑞城眼里,都无关紧要,

也就天云门花着会有点心疼。

一般的飞舟,如果是用在洲陆上航行,自不需要这般巨大,可为了渡过茫茫北海,到达东洲,却不得不修得坚固一点。

若从外部观看,可以看到舟体古朴,木料神韵十足,而舟体内部,则满是阵法和符篆。

各种手段融在一起,散发出一道恢弘的气息,彰显着飞舟的做工巧妙,构思独特。

而飞舟也确实对得起给它的料子和工程花费,正常情况下,它可勉强抗住羽辨境修士全力三击。

如果还有第四击,那想都不用想,自然是舟毁人亡。

飞舟内部,足有数百个房间,可供修士居住,而此番入住的修士,仅几十号人,根本就住不满。

去妖庭的路还很长,楚元便专门选了一个不怎么显眼的位置,不远也不近,暂且当做住房。

其他十来位弟子的房间,则相对靠拢,而且之前也熟络起来,不时相互走动拜访,倒没人注意到楚元。

楚元窝在房间里,还想趁着这段无聊的时间再提升提升,由于材料已经耗得差不多一干二净,没法改装刚刚获得的飞盘或者是木傀儡,只能再鼓捣一些小玩意。

茫茫大海上,除了云就是风,完全没有脚踏实地的安心感。

没法子,小心惯了,也怕惯了,他只能借着研究带来的那一点点【我更强了】的感觉,来压制内心的焦躁。

而且他认为自己一向运气就不太好,除了去沃野山那次捡了大便宜,其他次次都出问题,难保这次妖庭之旅不出什么岔子。

说实话,海上可以说是龙族的地盘,但楚元就是觉得不放心。

一想到可能出现个什么深海巨怪,或者是邪修,或者是大能出手,他就非常难受。

这种,事件完全脱离掌控的感觉,太不舒服了。

等完成那个法器,他呼了一口长气,站起身来,朝旁边的窗户走了两步。

透过窗户朝外看,前面是望不到头的海水,天空似乎有点偏暗,貌似就要下雨,而巨舟飞过的地方,也是一片幽静海水,望也望不到尾。

云高而水险。

他刚准备再拆解几本基础功法,传讯水人却不失时机的响了起来,原来是陈陌璇的通讯。

随手又布置了两层法阵,楚元接通了通讯,只见陈陌璇焦急地呼了一声:

“师兄!”

感觉到师妹的状态不对,楚元心中咯噔一下,赶忙问道:

“发生什么了,慢慢说,仔细一点!”

难不成自己出门一趟,清竹峰被偷了?

还是天云门被人攻打了?

陈陌璇粉颈微动,显是急了,咽了咽口水,才道:

“师兄啊,最近清竹峰可太压抑了,我这好不容易才找个机会,打个通讯给你,要是再憋几天,我可真受不了了。”

看来不是灭宗之难啊,那暂时还好?

楚元略一沉吟,开解道:

“师兄远在百万里之外,也给不了你什么帮助,如果真的不好处理,就寻峰主……”

陈陌璇却打断道:“师尊处理不了……”

她忽然发现自己居然打断了师兄的话,脸上马上一红,多年未曾复发的结巴又犯了:

“诶,诶,诶,师,师,师,师兄,我不是,不是故意的,就是,那个,那个,哎呀……”

楚元也就保持不动,默默的看着她,不去催促。

过了大约一刻钟,陈陌璇终于平复好了心态,但又小心地,一字一顿道:

“师兄,敖贞来咱们清竹峰住下了。”

楚元的眉头逐渐皱了起来,他想过敖贞会想办法接触自己师妹,可敖贞对师妹并无恶意,而且清竹峰上还有峰主看管,应是九成都不会出问题的。

再加上敖贞的忍耐力无比惊人,以她对师妹的喜爱程度,二十多年都能忍住不登门,甚至是借了心幻仙子的便利,才趁机来了天云门。

按理说,也不该暴露出来啊?

就她对师妹言听计从的样子,便是让她给师妹喂饭,估计都是乐呵呵的,怎么现在师妹看着有点惊恐?

难道是龙君对她下了什么手段……

可陈陌璇接下来的话,让他恍然大悟的同时,也让他大跌眼镜:

“这小妹妹,自从来了清竹峰,就把手下的蛟卫遣去一旁的大河里待着,也不让其他人拜访,就在咱们宅子附近架设了好几道阵法。

白天就在她的行宫里待着,晚上就过来找我,今儿个我也是趁着她被宗门长老邀请出去,才找到机会联系你——

师兄,你知道她怎么来找我的吗?

钻地道……

她一个真龙,半夜打地道过来找我……

师兄你知不知道,那天晚上我正在参悟水清经,

嘭的一声,地板裂开,里面钻出来一个小姑娘,四射的泥土把我弄得灰头土脸,我的小筑也被弄得乱七八糟,

诶,师兄你别笑……”

楚元是真的没绷住,一想到素来牛气哄哄的龙族,为了见一个外族人,居然放着【海龙王】不当,反而当起了【钻地虫】。

这念头一起,就越发不可收拾,脑海中,一个小姑娘,趁着月色,满脸坚毅地把自家的行宫给凿了个穿,

然后“嘿咻嘿咻”,吃力地挖开地皮,凿穿山体,再小心翼翼地把泥土、碎石装进储物手镯,最后在甬道里阴暗的爬行——

整一个下水道疏通专业人士啊。

也不知道其他龙族晓得了这个消息,会作何感想。

楚元很善于管理自己的面部表情,要不是刚刚反差太大,也不至于笑出声来。

听见师妹的嗔怪,也是点了点头,马上止住笑容,道:

“继续,还有什么?”

楚元这一笑,倒彻底把陈陌璇的紧张劲儿给笑没了,她嘟了嘟嘴,又道:

“还有就是,她送了一堆礼物……

每天一盒,一盒就差不多值一万灵石,到今天都送了十几盒了,怎么劝她都不听……

师兄,怎么办啊……”

什么怎么办,富婆包养你还不好好受着?

当然,这是玩笑话,如果真的欠了敖贞太多情,反容易牵连因果,得找个办法退还回去。

楚元刚想给她支招,忽然耳朵一动,赶紧道:

“此事你先不要急,等会儿我在给你说怎么解决。

这边徐殿主叫我,我得马上去一趟。”

然后不等陈陌璇回答,他就扣上了传音盒,撤去禁制,出了房间。

同样,其他十来位弟子也离开了房间,一起朝飞舟头部走去——

那里正是几位知微修士的驻扎点。

想来他们出门的理由和楚元一样,因为石晏殿主的传音,分明说的是:

“前方出现异动,各弟子速来头部集合!”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