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
第447章 山主的作用

先源听着,终于没忍住骂了娘。

屏蔽了山主战船,他对着通讯器内一通输出,终于让这些妖兵清醒了些。

再看着二号舰内噤若寒蝉的兵卒们,他不由有些失笑。

好似许久都没这么骂人了……

不过对付这帮子傻蛋,就该这般辱骂,否则全tm喜欢犯浑。

咳嗽两声,他声音高度不减:

“各舰继续作战,注意瞄准大型易攻击的目标,我同三号舰负责追杀逃跑的邪祟。”

“记住,皇子殿下在看着呢,不要给咱们山主丢脸!”

最后这句话说的平静,可比骂人还好使,一众妖兵好似头上淋了腊月的冰水,终于冷静了下来。

命令刚下下去,又有几头祈世境漆黑邪祟冲天而起,带着许多较弱的从者,冲着东南方杀了过来。

“汇报源将军,邪祟密度过盛,光用聚灵炮压制恐怕难以悉数灭杀,请求使用空中悬浮雷!”副手在一旁汇报。

悬浮雷是啥?

先源听着,赶忙搜索脑中记忆,发现好像并没有见过这玩意儿,心头就是一慌。

但他也知道,现在可是关键时刻,相信副手不会乱讲,轻吸了一口气,点头道:

“你去安排,令各舰酌情释放!”

副手感受到先源的信任,面色一喜,赶忙以自己的权限通告各分队,让其各自释放自家的悬浮雷储备。

霎时间,就见被邪祟染得黑沉沉的天空中,闪过一片亮光!

“这就是悬浮雷么?”

先源目光一闪,没想到各个舰船交汇攻击,居然能发射如此多的密集打击。

只见乌云密布的天际,出现了数不清道不尽的火光,星点密布,正从舰体周边飞出,快速朝附近空域飞去。

若放大观看,就能看见所谓的火光,原来是一颗颗自带浮空能力的火雷,好似漫天的萤火虫,振翅飞行。

这类火雷属于最基础的一次性攻伐法器,对高阶修士没有啥作用,但是对付这些基础邪祟,却是效果拔群。

不计其数的火雷,几乎在三息的时间内,便铺满了整个空域,散发着危险的光彩。

而一旦有邪祟靠近,悬浮雷便自动索敌,朝着迎面而来的邪祟们,飘了过去。

低阶邪祟们没什么神志,几乎是悍不畏死的同义词,不管不顾,照着雷火便上。

只听“嘭嘭嘭”的声音不绝于耳,空中的悬浮雷在邪祟的冲撞下,不停爆炸,炸成一团绚烂的烟火,再化成黑雨坠落。

可悬浮雷遇上几个强劲的邪祟,自然是一点用也没有,有些尚能炸出点火光,有些被邪祟接触,立马没入其体内,好像被吃了一般。

“各分队主炮口充能,就近攻击!”先源见状大手一挥,按开通讯法器,再次下令道。

只见各舰前方的炮口再次发光,随后便是一震,几十道光炮从黑漆漆的炮口轰击出去。

只是很可惜,这次飞来的邪祟足有四只,且体格大小不一,也不会像低阶邪祟般,毫不躲避。

这轰击而来的光炮,堪堪命中了十五发,并未将所有的邪祟都给炸死,甚至有一头一点事都没有。

“各分队后撤牵制,主炮冷却中,副炮充能预备,准备第二轮攻击!”副手看清当前局势,直接越过先源,开始了指挥。

楚元瞧着蓝莲山舰队如此生猛,也是有点惊讶。

他自信单凭木傀儡,就可以将所有邪祟击溃,但绝不能做到如此大面积火力覆盖,一个邪祟也不放过。

若是这帮子妖兵离了战舰,与这些邪祟硬碰硬,恐怕不消半刻钟,就会被灭个干净。

但有了这三十……emmm,二十九艘战舰加持,形势立马倒转。

如果妖庭看人不顺眼,用一堆战舰直接轰烂一家小仙门,恐怕是一点力气都不费。

啧,自天庭建立也有十万年左右了,术法和技术再没断代,果然发展出了许多法器,也难怪镌刻师、阵法师和炼器师们地位那么高。

emmm,自然,炼丹师地位也不低就是了。

不过眼下还不是感慨这些的时候。

楚元瞧着几个速度不减的邪祟,心头不由一叹。

蓝莲山的妖兵集火一个邪祟,倒是效率奇高,但对付成群的邪祟,还是不太行。

若放任他们亲自去拼杀,恐怕真要如孟英曜所说,折个五成都算是少的了。

当即控制木傀儡,提刀对着那个毫发无损的邪祟,冲了上去。

先源见自家山主神光一起,已经动手,赶忙招呼道:

“各分队注意,勿要冲山主方向开炮,全力攻击其余邪祟!重复一遍……”

其实并不用他吩咐,几十艘舰体内的妖兵便都炸开了锅,又开始群情激奋了起来,自不敢火力覆盖,免得伤了山主。

木傀儡周身神光大盛,在漫天黑云中急速穿梭。

眼前那只邪祟不大,仅有八米左右的高度,长得奇形怪状,有点像一只猫,但没有鼻子,而且眼睛和嘴巴竖着,诡异的很。

没有耳朵和四肢,腹部以下好似一道道丝带,不停飞舞,浑身黑毛炸起,倒像是个黑色的气球。

“!@#!@#!!@……&!”

感应到木傀儡杀将过来,它发出一阵怪异的嘶吼,腹下的丝带便如触手一般,朝其缠绕了过去。

楚元见它反应极快,不由暗骂一声。

他本想试试,看斩枫刀是否对其他邪祟有克制效果,没想到这货直如泥鳅一般,不给他试验的机会。

邪祟控制丝带飘过来,本体立马朝一侧移去,摆明了要与木傀儡游斗。

楚元心念一转,法力一聚,一只青色巨掌便使了出来,照着那邪祟就是一抓。

后者本想着游斗,猝不及防之下,一下便被法术握在了掌心。

不过邪祟肉身不是寻常修士能比的,它与巨掌硬碰硬,发出一阵发酸的嘶磨声,却并未被巨掌直接捏死。

俗话说,猫,是水做的骨肉。

而这邪祟也真如猫一般滑不溜秋,正用丝带不停抽打巨掌,身体变形,一点点向着掌外挣扎,想要脱离开去。

但楚元哪会给它这个机会?

木傀儡手一甩,斩枫刀立即投掷而出,再接一个金遁,立时到了邪祟头顶。

随着刀身流光一闪,木傀儡反握刀柄,自上而下,一刀插了下来。

这邪祟挨了斩枫刀的刺击,立时发出一阵凄厉的嘶吼,拼命挣扎,但毫无用处。

它引以为傲的黑皮,如同一层窗户纸,被斩枫刀瞬间捅破,“撕拉”一声一捅到底,当即没了生机。

在巨掌的挤压下,它的躯体再维持不住原状,好似袋子里的墨汁一般,被巨掌挤得激射了出去,撒向大地。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